搜索

养老保险一体化进程中单位担心资金困境时的支付压力









  单位承压

  “如果现在进行养老金改制,”

  邵杰所在的是一家市级事业单位,







若按照职业年金最高16%的缴费标准(其中单位、个人分别缴纳8%)计算,单位增加的养老金缴费占每年工资总额的比例将达到28%。“以3000元的人均月工资计算,单位每月就要33.6万元,每年就是403万元。”

  这显然让依靠财政拨款运营的单位难以承受。“我们下属还有家企业,每年的利润在200万元左右,但这也难以补上资金缺口。”邵杰对导报记者表示,向市财政申请经费补贴,或将是单位改制中不得不选择的道路。

  职工期待工资上调

  采访中,除了事业单位的负责人,事业单位的职工也对养老金改革颇为担心。

  张燕是一家事业单位的科员,每月2800元的工资及不到1000元的补贴构成了其全部收入。而若要进行养老金改革,其每月不仅要从工资中多扣除224元缴纳养老保险,还很可能承担一部分年金,这意味着本身就不高的工资将进一步“缩水”,生活压力骤然加大。

  “都说事业单位养老制度比企业好,但是我觉得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部分事业单位的工资水平已经远落后于企业了。”张燕说道,其在单位已经工作了近10年,但是从未听说事业单位工资上调的消息,而同期他在某公司工作的大学同学,则上调了4次。

  张燕表示,其希望在实行养老制度改革后,自己的工资能有所上调,以弥补养老保险及年金缴纳带来的缺口。

  已在事业单位退休的张进学则向导报记者表示,参与养老金改制更为受益。

  “我退下来那会儿拿的是高,但是事业单位是原地踏步,企业的退休金可是年年涨。”张进学表示,其退休时每月可以拿到2700元的工资,同期其在企业的朋友拿到的退休金则是1800元,不过随着企业退休金不断上调,事业单位的优势已基本被“荡平”了。

  多位事业单位退休职工也对导报记者表示,从2005年开始,企业退休职工的养老金水平已经连续上涨近10年,而事业单位涨退休金却没有相关的政策,只能依照单位情况而定,部分单位由于经营不佳,甚至一次也没上调。

  公平并轨

  在陈靖良看来,上述受访者对养老金改革提出的疑虑背后,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在事业单位养老与企业养老制度的‘并轨’中,实现公平”。

  其认为,要想做到这一点,需要对不同“轨道”上的养老保险采用同一办法,如基础养老金由中央政府统筹,加权部分由地方、企业、个人等自行进行选择,在构建一个全国统一的水平差距不大、相互衔接的基本养老保障制度的基础上,建立多层次、多维度的养老保障体系。

  “这需要一个完善的顶层设计。”陈靖良表示,这个设计中需要切实考虑地方养老保险经费筹集的困难,进一步明确、细化相关费用的来源等问题。

  同时其认为,对于养老金改革给事业单位带来的资金压力,各级政府可以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但一定要分清层次。“事业单位成分非常复杂,简单地按照服务收费还是公益等来分类,很容易影响到教育、科研院所等各方面改革的进行。”

  而对于事业单位职工收入“缩水”问题,陈靖良认为,可以将职工的收入与市场上的同质劳动力进行比较,推进事业单位工资与市场对接,无论是发放工资标准,还是应缴税费,一律向企业看齐。

  “不过,这都需要顶层设计方案及各项实施细则的尽快出台。”陈靖良表示,考虑到养老保险顶层设计从去年3月启动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各项准备工作也已铺开,“预计今年方案将推出,整个改革有望在5年内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