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养老金的双重调控终究难以解决

双重养恤金制度是计划经济时代向市场经济过渡的一种特殊产品,它为不同性质的人提供不同的养恤金制度,企业职工应采用“企业和雇员本身根据某些标准缴纳的缴费”的综合制度。机构由国家预算支付。

   退休金双轨制前世今生
  退休金双轨制,是计划经济时代向市场经济转型期的特殊产物,指不同用工性质的人员采取不同的退休养老金制度。企业职工实行由企业和职工本人按一定标准缴纳的“缴费型”统筹制度;机关和事业单位的退休金由国家财政统一发放。
  改革开放之时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看来,中国养老保险制度的碎片化非常严重,它留下了不同时期的制度思路和国情特点。1978年改革开放时,全国积压了整整200万应该退休的人员不能退休,因为“文革”期间我们的退休制度彻底瘫痪了。国家于是出台临时办法解决退休问题,企业的工人退休后由企业负责发放退休金,事业单位由国家财政拿钱。那时候所有的企业都是国家的,企业的利润用来先发放退休金再上缴国家,实际上和国家财政直接拿钱支付是一回事,企业和事业退休人员的退休金额也差不多。
  80年代VS90年代
  上世纪80年代,国企开始裁员增效,就必须建立独立于企业的社会保险体制,改革的是经济体制和企业管理制度,事业单位就没有建立独立于单位之外的社保体系的动力,所以他们一直由国家财政负责,这种体制一直延续到今天。在90年代企业职工养老保险改革时,一些省市的事业单位养老金也参加了改革试点,但他们仅仅参加了缴费,养老金的计发公式却没有变化。实际上,从全国看,事业单位人员养老金是分成两个台阶:大约是一部分人根本没有参加改革(无需缴费),一部分是参加了部分改革(按企业标准参加缴费,但按原先事业单位标准领取养老金)。
   统账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
  1992~1997年,中国正式建立了统账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当时世界上主要有现收现付制和基金累积制两种类型。决策者当时看到两种制度各有好处,所以各拿了一部分简单拼凑在一起,叫作统账结合。该模式目的在于将社会互济与自我保障两方面的优势结合起来,这一制度设计的初衷,将公平和效率结合起来,是对中国传统的中庸之道思想的一次尝试。具体到缴费率来说,个人工资的8%放到自己的养老账户上,企业缴费的20%被政府用来统一支付给退休一代养老。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我们的个人账户是空账,这部分钱也被政府用来支付给退休的一代了,因为20%的单位缴费不够用的。
  双规差异
  中国现行的是“退休金双轨制”,有两套并行的养老金体系,一套是政府部门、事业单位的退休制度,由财政统一支付“吃皇粮的人民公仆”的养老金;另一套是社会企业单位的“缴费型”统筹制度,是单位和职工本人按一定标准缴纳。机关事业单位退下来的养老金和企业人员退下来的养老金,具体讲表现为三个不同:
  一是统筹的办法不一样,即企业人员是单位和职工本人按一定标准缴纳,机关事业单位的则由国家财政统一筹资;
  二是支付的渠道不一样,即企业人员由自筹账户上支付,而机关事业单位则由国家财政统一支付;

第三,享受标准存在差异,即机构养恤金远远高于公司退休人员的养恤金,两者之间的差异为3至5。几次养恤金的最大差额为50倍,从200美元到10 000美元不等。美国否

   退休金双轨制的弊端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双轨制”的弊端也越来越明显,它的不合理性、不合法性问题突出。退休金双轨制是对做出同等贡献的企业职工的严重不公。
  调查显示,89%的网友对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的上调幅度和速度表示不满,尤其对养老金“双轨制”颇有微词。
  网友认为,企业退休人员工资过低,如今工资的涨幅也远低于机关、事业单位,导致收入差距越来越大。为此,应该公开机关、事业单位退休员工资金表,加大企业退休人员工资涨幅,甚至彻底取消养老金“双轨制”。
  “养老金双轨制”造成除了保障体系的“双轨制”问题外,其实与收入分配改革相关联。改变不公平的“养老金双轨制”,必须把它嵌入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和收入分配改革里,才能理顺分配关系,缩小不合理差异。
  退休双轨制使得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与企业职工退休待遇差距较大,引发公平性质疑;机关事业单位与企业在养老制度上的双轨制,而制度之间又缺乏合理的转移接续安排,如果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中途离职只能‘净身出户’,阻碍了人才合理流动。
   官方声音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财政厅厅长陈先森:
  人为制造“双轨制”有失公平
  养老保险“双轨制”非常不合理,应该取消。养老保险“双轨制”显示出制度上的不合理,二者待遇差距明显,有失公正。同样是退休干部,企业按月缴纳退休金,公务员不缴纳养老保险,可退休金反而更高,退休收入差距如此之大,理由是什么呢?
  养老、医疗等社保属于以公平为目的二次分配范畴,必须让二次分配尽快回归本意,人为制造“双轨制”有失公平。
   全国人大代表 广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国安
  制度设计应注重维护社会公平
  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与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有天壤之别,这种矛盾很突出!两名大学生,毕业后你分配到事业行政单位工作,我分配到企业,或者你从行政单位调到国有企业内任职。一到退休的时候,官员退休金每月8000元,国企退休老总就2000元,这个落差太大了。
  养老金是每个人的“养命钱”,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社会对一个人一生贡献价值的评价。这种属于国民收入再分配范畴的社会保障体系,在制度设计上首先应该注重保持社会稳定和维护社会公平,而不是拉大群体差距或带来更多的社会矛盾。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国资委党委书记刘富才
  退休前公务员收入低得多
  我是正厅级干部,每年工资、福利等加在一起有10万元;但同级别的国企老总,优秀的是80万元,最差的也有46万元,中间阶层60万元。
  假如两个人同时在50岁,我当国资委主任,他成了国有企业老总,到60岁时一起退休,我拿了100万元,他一般能拿600万元。退休后,假如我跟他同时在80岁离世,我再拿200万元,从50岁当正厅长起一共收入300万元,他退休后一分钱不拿已经拿了600万元,还早预支了20年!
  我们讲话不能只讲一半,就讲退休以后那一半。前面拿那么多钱为什么不说?其实退休以前,公务员的正厅不如企业的正科。
  话虽这么说,可是企业和政府中并不光是领导阶层。对于大多数的普通工人来说,公务员般的退休待遇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如果把公务员的饭碗打造的这么“铁”,甚至是一辈子的保证,这不得不牵涉到一个社会风气影响的问题。铁饭碗人人想要,国家承受得起如此多的管理阶层的供养问题吗?
  全国政协委员步正发
  (曾任国家人事部副部长、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
  养老保险要覆盖所有人口
  中国正在构建完善的养老保险体系,所有人、所有单位缴纳养老保险费和享受待遇将一视同仁。
  现行养老保险制度只覆盖了一部分人群,还有一些如机关人员的养老、事业单位人员的养老等,都没完全纳入养老保险体系中。
  首要任务是建立一个完整的养老保险体系,养老保险要求对所有人口全覆盖,并且要形成一个体制,不同类型单位相互之间的缴费年限、缴费金额等都可以转换,也就是养老保险“跟人走”。

今后,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将纳入补助金发放行列保险。多蒂养老保险制度正在研究中,目前还没有具体的实施时间表。

  解决措施: 养老金改革
  2013年10月21日,关于养老金改革问题引起媒体关注,中青报《机关养老金不并轨 改革都似“耍流氓”》一文提到:养老金的现状会不容乐观的问题态度反应。
  某网友说的:我们要求并不高,公务员们交多少,我们也交多少;公务员们拿多少,我们也拿多少;公务员们65岁拿,我们也65岁拿。如今的问题是,公务员并不缴费,却拿最高的养老金;因此,只要机关养老金不并轨,任何需要参保人让利的养老金改革,都疑似“耍流氓”。
  网友普遍表示担心:几千万公务员未缴纳养老金,却领取一般人三倍的退休养老金,把吃别人当作特权阶层的一种福利?这么大缺口主要是因这种侵占吃出来的吧?等到了65,会不会要到70、80再退休?照此下去,试问:养老金有几个人能拿到?
  专家指出,政府养老成问题了,我们可以引入商业养老制度。这也是行不通的。根据美国经验,美国能够建立起合理的社会保障制度(socialsecurity)和商业养老制度,家庭人口结构合理,家庭互助保障(family security)也健全,使得老有所养。
  但是随着生育率的下降,西方的社会保障制度、商业养老制度和家庭养老都面临危机。美国的人口结构是发达国家最好的(美国生育率还有2.09),美国社保制度已经建立70多年,但是依照现有的运作方式,2018年社保将会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到了2042年,整个社保系统将被消耗殆尽,全面破产。
  2013年,中国在老龄化社会中要在养老问题上选择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最关键的是要取消或适度放宽计划生育政策。而且在“延退”问题上相关配套政策要跟上。
  我认为,要实行弹性政策。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不应改变,仍然是现行 的退休年龄。但根据个人身体情况,选择继续工作的,政府要给以奖励,以此来鼓励身体好的老人可继续参加工作,而不是以强制的方法“一刀切”延长退休年龄!
  明确改革共同方向,分步取消双轨制
  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表示,养老金双轨制“并轨”的大方向是明确的。实际的推进,要考虑两方面情况:一方面,机关事业单位现行退休养老制度已实行60多年,从以往的经验看,对这类“老制度”进行彻底改革,必须是循序渐进的,才能实现制度的平稳过渡,减少社会震荡。另一方面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本身也需要继续改革完善。所以,所谓“并轨”并不是简单地把机关事业单位退休制度“并入”企业养老保险制度,而是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改革和推进,最终取消“双轨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