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思佳诉西陵人保公司人身保险合同纠纷案

摘要介绍

李四佳诉人寿保险公司

(2006年7月10日发布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第7期)

具体摘要

根据《事故保险法》第92条第2款,事故保险是个人保险,不适用于“在下列情况下”的损害赔偿原则:财产保险。

如果保险合同载有免除投保人责任的条款,在订立保险合同时,保险人必须向投保人明确说明:这一规定如果没有明文规定则无效。保险公司应解决合同中的索赔要求。

原告:李四佳,女,11岁,学生,湖北宜昌市林荫路.

法律代表:李斌,男,38岁,宜昌工商会雇员,同上。

被告: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宜昌锡林区分公司,居住地:宜昌市锡林街。

代表人:高萍,该支公司经理。

原告李四佳因与被告的保险合同争议,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宜昌西林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林保险公司”),父亲李斌为法律代表,向湖北宜昌市锡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李四佳声称,2003年5月,原告的母亲为被告Silline公司的原告购买了一份保险单,并补充了工伤事故医疗保险。a被告未按要求提交书面保险合同。原告在一家股份公司购买了同一类型的额外保险。2004年1月7日,原告因交通事故受伤,医疗费用为1313美元。2004年3月,原告出示了Tekon Insurance公司医疗费用的原始发票,以解决索赔。1.被告方收到的医疗费用发票副本和医疗证明原件,但由于下列原因尚未解决:被告被要求向原告支付1313.90美元。

原告提供以下证据:

1)被告企业证明被告有权获得事故保险的登记文件;

(2)保险费发票、保险费清单和证明,2.被告之间存在原始保险合同,被告未向原告提交书面保险合同;

(3)道路事故处理队事故责任法和赔偿议定书,2.由宜昌市公安局签署,以证明原告于2004年1月7日在摩托车事故中受伤;

4。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疗证明和医疗服务收据,以证明:原告因交通事故获得医疗救助,共计1313.90元;

5。索赔人与Taicon Insurance公司之间的保险合同条件以及保险单和医疗保险计划证明,“Taicon Insurance公司因索赔人的医疗费用而蒙受损失,这些费用已全部收回,除保险合同规定的50%的免责之外。

被告西林保险公司称,原告李四佳在我公司学生医疗保险范围内投保了一次事故,2.他是一种财产保险,他必须适用损害赔偿原则,而且索赔人不能再次要求赔偿;如果他已经从tycon Insurance公司得到了赔偿,我公司要求索赔人提供一份原始的医疗证明,以确定他是否有资格得到赔偿。索赔人得到赔偿的公路运输费用本公司有权拒绝支付,因此索赔人的索赔应依法驳回。

被告向海工总国家人寿保险公司提交了一份关于事故医疗保险的补充条款,以证明与原告发生的事故是一次事故。“根据本条规定,索赔人提交了有关资料的原件,要求赔偿。”包括医疗费用。

当事双方在法院的证词中没有对这些证据的合法性和真实性提出质疑,也没有对双方提出的证据提出质疑,宜昌市锡林区人民法院确认。

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2003年5月7日,宜昌市职业教育中心,原告李四佳的母亲所在地,向原告购买了“学生和儿童保险”)2004年1月7日,原告乘坐OEA9821号摩托车在城市地区发生交通事故,其司机是李。原告受伤后被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费用为1313.90元。“原告还从Taicon Insurance公司购买了“终身人寿保险四年奖”;该法还补充了医疗事故保险,事故发生后,索赔人出示了医疗服务原始发票,并向Taicon Insurance公司提出索赔。根据保险合同向索赔人支付了1263.90元的医疗费用)(实际支付了1313.90美元)。原告随后向被告提出了相关的资料,如被告拒绝支付的医疗服务发票副本,但未扣除50美元。

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认为:

事故医疗保险是个人保险还是财产保险的问题。索赔人要求赔偿这一问题。他是否必须提供医疗记录等原始资料?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以下简称《保险法》),保险既包括财产保险,也包括人身保险。“人寿保险是指投保人因疾病或事故而死亡或身体残疾的保险。”被保险人在法院投保的,是被保险人因疾病或事故而死亡或伤残的保险;2.被保险人根据合同投保并为死亡保险的;它是工伤事故的补充医疗保险,包括投保人的事故保险,如果该人因工伤事故需要治疗,其性质是个人保险。被告必须按照《保险法》规定的个人保险合同的保险原则缴纳保险费。2.额外的事故医疗保险是财产保险;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不可能根据赔偿原则予以考虑。

第二,根据《保险事故后保险法》第23条第1款,被保险人提出索赔要求,并向投保人提供赔偿。2.被告就损害的性质、原因、程度等提出的证据和资料;索赔人必须为赔偿目的提供医疗费用收据等原始资料,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不能接受的。

此外,在原告李佳要求的医疗保险福利标准问题上,原告根据被告的要求支付了保险费,尽管被告未向原告提交书面保险协议,但保护西方居民协会,而且,根据权利和义务对等的原则,被告有义务按照外部合同条款规定的费率向原告支付医疗保险费,该保险公司公布的关于被告提供的医疗事故保险的补充条例第3条第1款,被保险人支付县级以上医院(包括县级以上医院)或我公司批准的医疗机构的医疗费用。在扣除50元赔偿金后,扣除50元保险费后,符合地方社会保险机构规定的条件。“医疗保险应支付80%……”原告确认了被告提出的上述保险规定,因此,在本案中,被告应支付的具体金额应为1313,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其全部医疗费用的诉讼没有法律依据,也不能予以支持。

因此,2004年9月1日,宜昌市锡林区人民法院裁定:

被告西林公司向原告李四杰支付了1011.12元人民币。

湖北省宜昌市一审法院以下列理由向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索赔人没有提供有效文件)(因此,申请撤销判决是根据法律提出的,并被拒绝。

被告李四佳答复说,根据《人寿保险法》第92条第2款的规定,人寿保险包括人寿保险、医疗保险,事故保险等决定清楚地确定了事实,适用的法律是正确的,应当予以保留。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确认了初审的事实。

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工伤事故保险

在死亡、伤残、患病的情况下,被保险人在保险期内老年或死亡的,被保险人支付保险费。财产保险是指财产保险。如果被保险人的财产和相关利益由于下述原因而遭受经济损失,被保险人应为其赔偿:医疗事故保险是指投保人在下述情况下的医疗保险:如果被保险人因事故需要治疗。

事故医疗保险有若干特点,如事故医疗费用和可能造成的经济损失。(a)在发生事故时,有权享受医疗保险;根据工伤事故保险,不属于经济损失财产保险。92《保险法》规定,“人寿保险业务,包括人寿保险、医疗保险,“事故保险等”这一规定非常明确地规定,工伤保险包括在个人保险之内。因此,医疗事故保险必须属于个人保险。索赔人没有证实其关于医疗事故保险的说法。“2.事故医疗保险是财产保险的一部分,或应视为财产保险。”严格按照以事实为基础、以法律为基础的原则审理案件,与法律相抵触的理论和理论不能作为裁决的依据。

二、关于本案是否适用损失补偿原则

“损害赔偿原则”是适用于财产保险的一项重要原则,即当保险事件发生,被保险人遭受损失时,投保人必须在其保险缴款义务范围内履行合同义务,并赔偿被保险人实际遭受的损失;保险人履行其缴款义务是为了补偿被保险人因保险风险而遭受的利益损失,《保险法》第44条规定:由于第三方对保险对象造成的损害而引起保险事故的被保险人;自缴纳保险金之日起,被保险人就有权在赔偿金的范围内从被保险人处获得赔偿。法律向投保人提供的赔偿原则也体现在“财产保险”中,其目的是:为了防止被保险人因购买保险而获得不合理的利益,《保险法》第40条对双重保险作了限制。索赔人还说,由于伊拉克入侵和占领科威特的直接后果,索赔人在伊拉克入侵和占领科威特期间损失了其在伊拉克入侵和占领科威特期间损失的财产。除非双方另有协议,保险公司应按其保险金额与保险总额的比例承担责任。2.被保险人在向被保险人或死亡保险受益人支付保险费后无权获得第三方赔偿,由于第三方的行为而丧失劳动能力或患病的权利而且,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仍然有权向第三方索赔。《保险法》对双重保险没有任何限制。因此,损害赔偿原则“不适用于健康保险,也不适用于医疗保险。”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医疗保险是一种死亡保险。

投保人以第三方已经向投保人和受益人支付了赔偿金为由拒绝赔偿的可能性

如上所述,《保险法》不限制双重保险,也不适用损害赔偿原则。”工伤事故保险;根据保险合同获得赔偿,作为一种合同义务和法律义务。被保险人因工伤事故而得到赔偿,这是违反法律的一种法律关系,根据债务的相对性原则,合法债务和合同债务之间存在着不同的法律关系。因此,如果保险人认为他可以得到赔偿,他可以得到赔偿。“在争端解决后,从第三人那里获得不正当的额外利益,违反公正原则,造成道德风险。”在解除责任的情况下,它必须明确说明解除其责任的情形和范围,并承担举证责任,中国保险监督委员会关于赔偿原则适用于商业医疗保险的答复第2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17条,如果保险合同规定免除投保人的赔偿责任(发端人的注:目前第18条),承保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明确向投保人表明,显然,这条规定是无效的。”“在保险人尽一切努力明确规定义务的情况下,它不负赔偿责任。”(a)在对赔偿额进行全面审查之后,作为具有最大利益的人的民事实体,可以免除被保险人的赔偿责任;应支付的保险费,可偿还的金额,风险和收入决定,他是否会参加保险,是否会重复保险。人民法院不能支持被保险人基于以下理由拒绝赔偿要求:他说,他不是一个重复的人,也不能证明他向被保险人明确声明了这一点。

索赔人是否可以以证明医疗费用的文件副本无效为由拒绝赔偿的问题

索赔人说,在一审中,他要求被保险人提供一份原始的医疗证明,以证明他/她在伊拉克入侵和占领科威特期间遭受的损失。被保险人的损失是否已得到赔偿,根据《保险法》第23条第1款的规定,被保险人有权获得赔偿。被保险人或受害方必须向投保人提供他们可能提供的证明其性质的证据和资料,其原因是:因此,在考虑对个人保险的赔偿时,保险公司必须履行其支付保险费的义务。根据保险合同,而不取决于被保险人是否出示有关付款凭证的原件,条件是有关单证和其他适当文件。被保险人提供的信息证实发生了保险事故和相关费用。就属于保险责任范围的索赔而言,保险公司只有在下列情况下才可拒绝赔偿:在这种情况下,保险人不否认与被保险人发生的保险事故,a不排除以医疗保险文件副本无效为理由的赔偿,而且如上所述,没有法律依据,在这种情况下,医疗事故保险是个人保险,法律不禁止重复保险,重复索赔,被告没有如果第三方的赔偿或补偿是免责的理由,控制权在重新解决索赔时,应要求被保险人提供原始医疗记录。没有任何法律理由不支持该决议。

因此,申诉人提出上诉的理由是没有根据的,初审法院的裁决认定,事实是明确的,适用的法律是正确的,程序是合法的,必须予以保留。

因此,2004年11月16日,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53条第1款(a)项作出判决。[决定通过时有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本,其中英文本为原文。